给马来西亚人民的一封信

Saturday, March 31, 2018

 

选区划分在3月28日星期三,以非常仓促的形态,在国会里被通过。每位国会议员只有区区的10分钟可以发表看法和致辩论词。

 

2004年的全国第11届大选,由于选区划分,导致了反对党面对惨痛的落败。我的父亲,郭金福,当年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暨马六甲市国会议员,也在该选举中以大约200多数票落败,让国阵拿下了马六甲市国会议席。马六甲市国会议席自1969年就从未被国阵拿下,是反对党的强区。国阵可以奇迹般地拿下了该国会议席,大多要归功于2003的选区划分。

 

2013年的全国大选,拜2003年选区划分所赐的Gerrymandering效应,国阵凭着区区47%的支持率,却拿下了近60%的国会议席,继续当政府。

 

今天,我们又再一次面对着国阵不公平、不民主、和具政治打压议程的选区划分运动。政治学者和社运分子黄进发(Wong Chin Huat)指出,依照这次国阵提议的选区划分,国阵大可以只需要40%的选票就可以获得过半的国会议席,夺下中央政权。

 

非常遗憾地,国阵再一次地藐视民主,再一次地否决多数马来西亚人民的心声。

 

国阵在2013年第13届大选失去了超过一半马来西亚人民的支持后,丝毫没有改革或取回人民信任的意愿。反之,国阵在这五年的腐败事迹累累,罔顾人民心声。在许多人民面对经济挑战时,首相纳吉和多位国阵领袖始终抱着鸵鸟心态,为掩饰国阵管理国家经济不力之败笔,对经济问题一一否认;面对全球最严重的贪污丑闻1MDB,人民只有看到国阵一连串的掩耳盗铃行为,让马来西亚在国际舆论蒙羞。

 

马来西亚真的受够了。是时候让马来西亚脱离国阵的魔掌。

 

在来届大选,就让我们以选票来向国阵做出抗议。如果你和我一样,相信民主、相信正义、相信廉政,就确保你和你身边的每一票,都在来届大选成为历史性的一票。

 

只有极高的投票率,我们才能制衡选区划分的效应,为马来西亚的民主带来希望。

 

记着,今天我们对抗的,不是纳吉,也不是巫统、马华、国大党、或国阵。我们对抗的是一个体制,一个纵容1MDB、养牛中心、FGV、赵明福案件、和欺压数百万马来西亚人民的体制和政权。要只有换了政府,实现了两线制,马来西亚的体制改革之路才会有曙光。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