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消费税,希望联盟做得到

Wednesday, October 25, 2017

自政府在2015年4月1日落实消费税后,举国上下各阶层人士都大受打击。即使国阵政府信誓旦旦地说消费税落实后东西会降价,并试图安慰人民说消费税是对人民有好处的,我相信没有人民会同意政府的说法。消费税落实了两年半后,许多物品都涨价,消费者负担只有越来越重,许多商家也面对成本高涨问题,直接地影响了物价和销售量,更有商家因形势所逼被迫关门停业,苦不堪言。

 

须知道,在政府消费税的同时,马来西亚正面对着其他经济问题。当时有全球的油价危机、马币大跌、受贪污丑闻影响而大受打击的市场信心、因经济放缓所引发的一系列裁员风波、追不上通货膨胀的薪金等问题困扰着马来西亚经济,消费税的落实无疑是在错误的时间点上实施,对人民的痛苦火上加油。

 

这一切仿佛都不被国阵政府看在眼里,反之首相纳吉还一度很骄傲地告诉全马人民“消费税拯救了马来西亚经济”。不久前,许多国阵成员和部长也尝试引用国内生产总值(GDP)第二季的表现来误导人民我们真正面对的经济挑战。所有的说辞其实是为了掩饰国阵政府无法为马来西亚经济和人民的生活带来的解决方法的败笔,也是一种企图合理化落实消费税的说法。

 

虽然很多人民感同身受,明白消费税是国阵政府为了补救自己无能所设的其中一个棋子,但是却担心希望联盟是否能把消费税废除。大家担心废除消费税(实际上是把消费税率调整至0%)就等于把政府420亿令吉的收入丢掉,导致政府财力瘫痪。

 

希望联盟真的有办法废除消费税吗?

 

希望联盟于2017年10月25日在国会宣布的希望联盟替代预算案中,就针对废除消费税做出了详细的分析和说明。

 

消费税在2017年的总收入预计是420亿令吉。如果我们和消费税落实前的Sales and services tax (SST)比较,SST一年的收入大约是160亿令吉。这就表示了消费税让政府直接从人民手中多征收了260亿令吉,以致消费能力大跌,减低消费率,导致经济放缓。

 

征收消费税并不是“把钱从左边口袋放进右边口袋”那么简单。从经济理论上来说,如果向人民征收多了的税务,可以被政府有效地投资和运用,那么不但人民消费能力,市场消费率,和市场总需求不但会保持一样,反而会因为有政府妥当管理和分配而加强。但是这一切在马来西亚是看不到的。

 

资源分配是马来西亚政府对人民永远无法交代清楚的事。举例说明,在去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删减了教育部和卫生部的开销,但却把近590亿令吉(140亿美金)大方地投资在美国,振兴美国经济。这和首相纳吉所说的“消费税拯救了马来西亚经济”是有矛盾的,因为590亿令吉是消费税落实后18个月(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的总收入。换句话说,如果消费税救了马来西亚经济,我们首相纳吉就慷慨地把我们的救星送去了美国。

 

在希望联盟的替代预算案中清楚地指出,单是废除消费税所带来的经济效应就能为政府带来更多收入。道理其实很简单 - 因实施消费税所减少的经济活动,在废除消费税后获得经济刺激,人民消费能力和意愿提高,市场上商家的收入和盈利增加,市场更活跃,政府自然而然就会有更高的税务收入。在现在这低迷的经济底下,政府的确是需要设法让市场更活跃起来,而受益的不会只是商家,而是人民,因为活跃的经济会产生更多就业机会,更好的薪金,以及更高的消费能力。


 

在“爱国锄盗大集会”中,领袖们道出了希望联盟执政后要打击贪污及反腐的决心。当中要实施的政策包括给予反贪局更大的权力,确保反贪局的独立性,实行公开招标,和采取法律途径取回因贪污而被挪用的公款及财产。这其实对马来西亚来说是一项突破性的政策,因为马来西亚有很多资源因滥权、贪污及腐败而消失,落入了贪污者的口袋。当反腐政策能有效地被实施,人民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就不会因贪污而消失,反而会被用于利民的国家发展政策,更不需要靠征收消费税来填补贪污造成的经济漏洞。

 

政府的开销里有大部分都是深受质疑的。打个比方说,首相署的开销是异常庞大的。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首相署获得的预算分配达到了160亿令吉,占了总预算的6%。而首相署的开销报告里,更是有像dana fasilitasi和projek khas等不明开销。希望联盟预测,首相署开销有一半是可以省下的,而省下来的钱也将被用于惠民政策。

 

如果一个国家有廉正的政府和妥善的资源管理,我们根本不需用消费税来“拯救马来西亚经济”。看来真正能拯救马来西亚经济的,绝对不是消费税,也不是国阵主导的政府。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