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废票不是一个选项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我指的是2017年9月23日,网络版马来邮报上的一篇文章“Disenchanted by blurred lines, some middle-class youths to sit out GE14”


这篇文章收集了关于希盟的几个观点和看法。


该文章包括了6位20至30岁,以英语沟通、反建制的马来西亚人。其中一位泰拉(Tyra Hanim Razali)表示,他们“或不愿为投票而登记,也可能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投废票,主要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希盟提出实质性政策或提倡世俗主义。”

 

一位自由业者哈菲兹(Hafidz Baharom)也表示“双方都不值得我的票”,主要是因为他不相信希盟提出的政策(包括废除消费税、提供免费教育、打击贪污等),他也预见希盟与国阵将不会有差别,包括限制一些政府职位的任期、党派层级和政治人物的腐败行为。

 

立查(Riza Tan),和我一样是一个首投族,也表示可能会拒绝在来届大选中投票,因为国阵和在野党同样充斥着“种族”、“金钱”等政治游戏。根据报导,她认为行动党是一个操弄“华裔情绪”的种族性政党,而今天的在野党存粹是为了掌控权力才会合作。


其它几位受访者也有相似和类似的观点。

 

简单来说,有两个主要的考量应该进行讨论:希盟是否比国阵好?以及针对那些不相信国阵或希盟的人来说,投废票是否是一个选项?


希盟是否比国阵好?

 

我很高兴看到像Hafidz Baharom一样的马来西亚年轻人,对政治人物提出的政策与政纲存疑。我经常指出,一个社会是否具有高政治素养,是由多少公民参与而定。 不仅要有决策者积极讨论政府或社会正在做的事情,还要有公众参与讨论,我们是否正走在正轨上,还有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当然,我们都可以怀疑对方的提议。而希盟正是因为对国阵实施政策与政治实践上存疑才成军,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成为下一任联邦政府。这不是单纯的为了权位,而是我们相信只有在联邦层级更换政府,才能实现我们的政策和愿景。

 

所以问题在于,我们可否证明我们比现任联邦政府更好?我们不能。这是因为我们从未有担任联邦政府的记录。


在希盟里,我们有一些盟友,如:敦马哈迪、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慕克利斯,以及许多有经验的人。然而,希盟是一个誓言与国阵有所不同的政治联盟。我们无法根据这些人过去在执政时期的个人特质,就对希盟联邦政府的表现将作出自己的预测。

 

但是,我们执政的雪州与槟州的记录,则是一项对我们是什么样的政府的良好指标。

 

在野党成立雪州与槟州政府之前,许多人都无法预见到我们今天在基础设施、水、运输、州储备、福利、就业机会和体制改革方面的所取得的成功。


有没有人相信家里的水供可以是免费的?有没有人相信州政府可以在同时拥有更多的州储备的情况下,为人民提供更多的援助和分配呢? 雪兰莪和槟城做到了。记录证明,只要有负责任的管理,这样有利于人民的政策绝对有可能。

 

有时,不是只有复杂艰涩的政策才能帮助马来西亚。只要政府做好自己的本分,尽心尽力为人民付出,就能让马来西亚繁荣发展。但为了真正帮助人民,我们需要不断地进行激烈的政策变革。 广泛辩论的一个提议变革是希盟在废除消费税方面的建议。

 

我完全同意TahanUni的编辑Muhammad Iqbal Fatkhi在文章中所说的“如果年轻人主要关心的是失业和生活费用,消除消费税并不能解决问题,他们不相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因为希盟提出废除消费税跟解决长期的失业问题,还有生活费用的问题无关——这是一个立即扭转和缓解国阵政加中人民负担的税制。


就业率和生活费用问题需要从更复杂的经济架构中下手,才能解决。然而,我无法在一篇文章中详述所有在野党提议的政策的细节。因此,我欢迎所有关心的马来西亚人来参与由希盟或其成员党所主办的论坛与讲座,通过辩论来理解这些意见上的差异。


投废票是不是一个选项?

我非常关心泰拉(Tyra)在文章中所说的,投票不是唯一可以促成政府改变的方式。这样的想法不仅天真,而且危险。


我假定泰拉和其他同样意见的马来西亚人说“促成政府变革”意味着影响政府采取的政策,并指导政府的行为。

 

政党的统治授权来自于人民群众,而人民可以在大选中自由地投票,选择继续或不再信任任何一方。 当政府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的时候,人们会投票要他们下台,让另一方来接手。这个制度提供了权力的平衡,以及服从民主的精神。

 

但是在马来西亚,这个制度并不以它应有的样子存在着。在第13届大选,由于杰利蝾螈的结果,国阵在对手获得51%票数的情况下,以47%的票数执政。


当投票制度失去了强大的功能,我们不该再相信我们可以用任何方式去影响政府。当执政党无法被轻易换下时,没有任何的非政府组织、学生运动、集会或抗议活动可以带来任何有效的改变。


事实上,如果有别的方法可以影响政府,在野党的政治人物会很开心的辞职,因为政治不仅让他们被告,还面对被监禁的可能。


今天,还有大约400万的马来西亚人尚未登记成为选民,而其中三分之二的人年龄低于30岁。也没有人知道在这批人当中,究竟有多少人最终会出来投票。他们有可能成为造王者,并且会在选举后决定马来西亚的未来。我在此呼吁所有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年轻人,正视自己的重要性并履行自己的公民责任,为国家带来改变。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